不可不知的雕塑建築18926824013

不可不知的雕塑建築

日期:2019-08-08 15:35 人气:

蘇格蘭“馬形水鬼”雕塑

  馬平時是非常安靜的,當聽到馬叫的時候,那就是它在表達什麽。受驚或受傷的馬會長鳴,公馬與母馬調情時也會;痛苦的時候會嘶吼;噴氣是因爲不安或興奮;低鳴是友善的聲音;咕噜、歎氣、吹氣等都是與人或另一匹馬溝通的聲音。馬有自己的語言表達。當我們走進西方國家的曆史文明中,有關馬文化的傳播同樣無處不在,穿插在各個民族、各個國家之中,從不間斷地書寫著城市馬語。

  位于蘇格蘭福爾柯克的“馬形水鬼”是高30米的马头雕塑 ,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馬形雕塑。這組巨大馬雕由藝術家安迪·斯科特操刀,爲的是歌頌在蘇格拉工業化進程中扮演過重要角色的馬匹。馬雕被命名爲“馬形水鬼”,來源于凱爾特傳說中棲息在河流湖泊邊傳說中的馬群。雕塑由 一个复杂的钢铁框架支撑起来,马雕上的图案是用不锈钢建造的。每到夜晚,在聚光灯的照射下马雕一起发光,甚是震撼。

  勃蘭登堡門上的勝利女神

  勃蘭登堡門始建于普鲁士王国初期,在普鲁士王国鼎盛时期扩建,1791年竣工,至今已有200多年。勃蘭登堡門以古希腊柱廊式城门,庄严肃穆,巍峨壮丽,充分显示了当时处于鼎盛时 期的普鲁士国王的威严。勃蘭登堡門上安放著一尊“胜利女神四马战车”雕像,胜利女神张开翅膀,手持花环的权杖,驾著四马战车面向柏林城内,象征著凯旋归来。

  在普鲁士人将胜利女神安置到勃蘭登堡門的那一年,即1793年,普鲁士加入了对坑拿破仑的反法同盟。当时的法兰西在拿破仑的率领下,横扫欧洲,所向无敌。普鲁士在经历了几次战役后,几乎全军覆没。1806年10月27日,拿破仑骑著战马率领法国军队,以征服者的身份经过此 门,进驻柏林。在准备返回巴黎时,拿破仑命令士兵将勃蘭登堡門上的胜利女神雕像拆下了,作为战利品运回了巴黎。

  “勝利女神”失而複得

  1814年,在拿破仑还没来得及安置这樽胜利女神雕像时,反法联军便占领巴黎,拿破仑宣布无条件投降。普鲁士将军布吕歇尔将胜利女神从巴黎运回了柏林,重新安放于勃蘭登堡門之上。

  “ 胜利女神”的失而复得標志普魯士國王的重新崛起。在胜利女神回归不到60年后,普鲁士在俾斯麦的带领下击败了拿破仑三世带领的法国,取得了著名的普法战争的胜利。当时的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在巴黎凡尔赛宫举行加冕仪式,成为德意志帝国第一位皇帝。这也标著德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统一国家的成立,德国统一的历史从此刻算起。

德累斯頓的金色騎士

  從老城區的老橋走向新城區,立馬能夠看見德累斯頓最著名的雕塑、位于新城廣場的奥古斯都二世的金色骑马像(金色骑士Goldener Reiter),表現奧古斯都二世從德累斯頓大街出發前往華沙兼任波蘭國王的場景。

  奥古斯都二世身著古罗马战袍,骑著一匹神骏异常的宝马,正向著波兰方向行进。这也象征著他对波兰一生的孜孜不倦的全力追逐。奥古斯顿作为萨克森选候当选为波兰国王这是他一生中的传奇经历中的一大亮点,后来他为了保住波兰国王的王冠不惜改信天主教,甚至让他的儿子也放弃路德宗的信仰。因为信仰问题他的妻子与他终身分局,也使他饱受非议,但是强力王毕竟不是一般人,传说他可以徒手破墙,掰断马蹄铁,最后他对萨克森的热爱让萨克森人们记住了这位不可一世的魅力国王。他既是一位铁腕诸侯,同时也是波兰国王。位于德累斯顿的这座雕像如今已成为当地的地标性建筑,每年都有无数游人来这里瞻仰这位强力王的身姿。

  西班牙堂吉柯德像

  西班牙作家塞萬提斯筆下的堂吉柯德代表了一個時代的騎士矗立于西班牙廣場的堂吉柯德紀念碑,正面是塞万提斯像,碑前堂吉柯德骑著高头大马,挥舞著无刃长茅,与骑著驴的仆人桑丘并驾而行。这对西班牙騎士精神浸染的主仆,在塞萬提斯筆下衍生種種橋段,雖荒謬可笑,却充斥著一种来自民间的温暖与自然。

不可不知的雕塑建築相關文章: